是我呀

1

清风半夜鸣蝉。

窗外草丛中交织的虫鸣声应了半夜鸣蝉的景,可是闷热的夜晚没有舍予清风。

这间十二人宿舍里只住了两个人。作为最后一所到达军训场地的学校的最后一个班,排在队尾的我和周靖和很幸运地两人享用了偌大一间宿舍,也很晦气的发现风扇是坏的。

班主任说郊区晚上天气凉,也就三个晚上,将就一下吧。都是高中生了,学着吃点苦。她丢下这段话就走了。我只想让她半夜从有空调的教师宿舍里滚出来。

天是不会绝人的。我按亮偷带过来的手机,上面显示00:03。这时睡在我对面床的我唯一的舍友说话了。

她问我,你热吗?

这是周靖和跟我说的第二句话。第一句话是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说她叫周靖和。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方与泽。

周靖和递了一把扇子给我,说她耐热,借给我用。虽然我很感谢她,但是大热天的让我扇扇子可能10分钟之后我又要去洗一次澡了。

我不好意思拒绝这个才认识了一天的新同学,只能从床上探出一半身子去接对面床同样探出一半身子的周靖和给我递过来的扇子。

接扇子的时候碰到了周靖和的手,发现她的体温真的比我低上那么几度,凉凉的,我羡慕死了。

评论

© 十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