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呀

从前有一个在五楼的阳台上有很多盆花。其中有一盆是杜鹃。

每一天下午阳台的主人都会给阳台上的花浇水。杜鹃本来能开满山坡的,但毕竟是盆栽我们不能要求太多。

杜鹃的枝条也没有缠上阳台的铁栏杆把阳台包裹起来。它努力地越过栏杆向外伸展。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它一直注视着楼下的大树。

那时的大树只有三层楼的高度。每当它开始遮住四楼窗户透出来的光,就会有一些人手持巨大的剪子,咔嚓咔嚓把超过四楼的部分剪掉。四楼的住户因而每天都能享受早晨的阳光。

杜鹃努力地长,又有几条枝条伸出铁栏外。上面时常坠着嫣红艳丽的花。一朵,两朵,三朵,过一段时间枯萎从花枝上掉落,然后长出新的。它还是静静地注视着大树长高,长高,又被修剪。

小区换了一个物业,很快新的物业因为欠债逃了。

已经很久没有人修剪过大树的树冠了。它没有因为这样就停止往高处生长。

四楼住户早上的阳光被遮挡。他们庆幸早上睡觉时终于不用拉上遮光窗帘了。

杜鹃和大树隔着一层楼的距离相望。

大树的目标是五楼。它很快达到了。

近一点,再近一点。

杜鹃和大树之间还有两米的距离。

那一天黎明的风很大。大树无畏地迎着风,厚重的树冠摇摇晃晃,沙沙声就像协奏曲。

风也不是很大。大树没有因为树冠在大风中被拦腰折断,只有较为脆弱的树枝被吹折。

又是很多年过去。靠着大树的居民请人修剪了树枝,把它的高度限制在四层以内。距离重新变大。

期间发生了很多事。例如阳台的主人离开了人世,他的家人帮忙照顾阳台上的花。

台风天到了。

杜鹃成了第一盆和唯一一盆从阳台掉到阳台地上花盆摔碎的花。

它很快有了崭新的花盆,也有了新的主人,五楼的阳台不再是它的家。它最后望了大树一眼。

当阳台的主人的家人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小块墓地时,大树被人砍倒运走了,原地剩下一小截树桩。它的树干中被虫蛀空了大部分。

真是太危险了。砍树的人松了一口气。

评论
热度(2)

© 十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