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呀

记一个关于叶皓的梦,记不清的地方自己脑补了,在最后有一个超大的BUG请无视他!!毕竟它只是一个梦不能要求所有东西都一定科学嘛就当他是那个意思好了(

以及在情人节作这样的梦算什么意思呢……

————————————————————

一家咖啡馆里,其中三面墙都是巨大的玻璃墙,铺着斑驳的木地板,午后的阳光洒满店里的每一个角落,吸一口气鼻腔里都是浓郁的咖啡味。咖啡馆外到处覆盖着齐脚踝的白雪,在灿烂的阳光下没有融化的迹象。远方的小树林只剩下一片灰败的树杈,灰色羽毛的鸟落在枝头,又受惊飞起,被停留过的树枝猛的一颤,落下些许积雪。

店内,吧台旁边的一个小台子上两个金发的流浪歌手在唱歌,其中一个人抱着木吉他。小台子周边的座位上坐了一些人。刘皓面前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坐在最后面。

两个人不知道唱了多久,当店里的客人换过两轮后,其中一人走下台,跟吧台后的店长用陌生的语言交谈了几句,和他的同伴离开了咖啡馆。木框的玻璃门被推开又关上,门把上的风铃当当的响,冷空气涌进来又很快被温暖。

店里的客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得所剩无几。店长在吧台后用报纸盖住脸开始打瞌睡。刘皓眼前的白开水早已凉透。他给自己换了一杯滚烫的水,在相同的位置坐下。在一片白气中,沉默了许久的风铃再次摇响,一个男人推门走了进来。他叼着一支未燃的烟,眼下又不太明显的乌青。

刘皓猛的站了起来,差点打翻了眼前的水杯,在他看清来人的面容后。

他的声音带上了明显的颤抖:“叶修?”

“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含糊不清的、刘皓魂牵梦萦的声音。

“你为什么……会在这?”刘皓激动得几乎要落泪。

“我爸不管我了,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打听到你在这里。我现在只问一句。”叶修从背包里翻找着什么东西,嘴角挂着温柔的微笑,“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熟悉的淡淡烟味靠近,一条银链垂在刘皓眼前,链子下方坠着一个银环,内侧刻有“L”“H”两个字母。它被叶修戴到了刘皓的脖子上,冰凉柔软的嘴唇印上额头。

……

再睁眼,是医院洁白的天花板,还有金发的外国女护士。护士见刘皓醒来,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刘皓听不懂的话。不久后一个穿白袍的医生走进来,试图用生硬的中文与他交流。但他一句也听不懂。他艰难地抬起手伸向他的脖子,然而那里空无一物。

夕阳渐渐下沉,他看见叶修站在病房门口,身影越来越淡,最后消失了。

医生还在用别扭生硬的中文絮絮叨叨着,刘皓只能大概听见一些词语。

“你……,……幻觉,……幻听,……精神分裂……”

评论(2)
热度(10)

© 十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