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呀

这种时候就很想扔下手机去钓虾。
在中午出发去一些四号线在地面以上经过的广州郊区,离地铁站出口很远的地方有一个不怎么干净的水塘,一圈木棚子绕着它搭起来。我用几十块钱租一根钓竿和一个马扎,又顺了一把饵,随便找到一个空位扔下马扎就能坐下架起钓竿。剩下的饵和一包纸巾一张羊城通扔在旁边,我拿了一个塑料杯子去装了一杯大麦茶。然后我可以缩在马扎上看看有一些云的天,风把它们扯得好像长竹签上所剩无几的一片棉花糖。
后来坐在隔壁的一对情侣就要离开,把谈情说爱的间隙里钓到的五只虾送给我,我向他们表达了一些感谢之情。五点半的时候让钓虾场的人帮我把网里的十六只虾煮了,白灼不放盐。钓上来的都是罗氏虾,虾肉紧实弹牙。六分钟后它们全身通红蜷缩在沧桑的铁盘里,一些白色水汽把它们的灵魂带回上帝的怀抱,而肉体将留在人间抚慰我的胃。
十四分钟吃完十六只虾也许是我的极限了。距离六点整还有十分钟,我从钓虾场走回地铁站,终于在6:03分坐上四号线,庆幸还有运气能欣赏到太阳的余晖。

评论
热度(1)

© 十方 | Powered by LOFTER